無貨源跨境電子商務一個生意先從家里人做起的新圈套

2019-12-29 編輯:采編部 來源:互聯網 閱讀次數:
  導讀: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鋅刻度”(ID:znkedu),作者黎霖,編輯許偉,36氪經授權發布。眼前這個市場,位處湖南省衡陽市祁東縣的中心城鎮,密集的門鋪內擺放著各式各樣的家具,印有“廠家直銷”、“出廠價”的......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鋅刻度”(ID:znkedu),作者黎霖,編輯許偉,36氪經授權發布。

眼前這個市場,位處湖南省衡陽市祁東縣的中心城鎮,密集的門鋪內擺放著各式各樣的家具,印有“廠家直銷”、“出廠價”的標簽紙隨處可見,大部分卷簾門前卻門可羅雀。

當地人對這里的印象多停留于日漸沒落的家具市場,但更大的秘密正隱藏于此。

在其中一棟樓的二層,一家公司顯得有些格格不入,沒有堆滿貨物的倉庫,甚至沒有供人選擇的樣品,不算寬敞的空間內,可見的僅有幾臺電腦。但正是這家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做著一筆筆“大生意”——電腦屏幕的另一端,是無數的歐美客戶。

事實上,這是一家典型的“無貨源”跨境電子商務公司。顧名思義,“無貨源”意味著這類公司既沒有備貨倉庫,也沒有生產廠商。令人訝異的是,他們卻能通過這種少見的運營模式,在亞馬遜海外站點開設幾十家、上百家店鋪,將數萬種中國商品源源不斷地售賣到歐洲、北美等地,并收獲高額的利潤。

然而,“無貨源”跨境電子商務的暴利吸引著大眾的同時,也暗藏不少風險與爭議。

“中間商賺差價,加價5倍起”

距離圣誕節還有不到一周,某“無貨源”跨境電子商務公司的員工柳雯(化名)焦頭爛額,“雙十一都沒這么忙”。

眼下,她正忙著通過一個ERP采集系統,從中國各大電子商務平臺,例如淘寶、京東等平臺上采集商品信息,再稍作編輯調整,并一鍵翻譯成對應國家的語言文字,最后將信息上傳至公司的亞馬遜店鋪。

同時,她還需要處理亞馬遜平臺上的新訂單——等國外客戶下單后,她得從國內電子商務平臺拍下相應商品。

被柳雯和她同事拍下的商品,將被寄至深圳、泉州等地的國際中轉倉,由工作人員按照亞馬遜的物流規定,進行二次打包貼簽。一旦走完最后的打包流程,這些商品就將在不久之后,出現在大洋彼岸。

這期間,柳雯和同事沒有親眼見到或親手接觸到任何一件商品。

“我們要做的事,實際上的意思就是把國內平臺的商品加價搬到亞馬遜上賣。”柳雯說,“更簡單的理解就是,中間商賺差價。”按照公司規定,商品加價一般5倍起,10至20倍的情況也有。

柳雯所在的公司,目前共有40名這樣的運營人員。他們中的很多人僅持高中或中專文憑,卻能熟稔地經營起這家公司在亞馬遜平臺上的150家店鋪。

事實上,柳雯所在公司的前身,是一個位于祁東縣城的網絡科技研發創業團隊,運營人員為個位數,主要業務為經營淘寶和京東的“無貨源”店群。

但近年來,他們意識到,淘寶和京東的紅利期正在走向終結,難以再為中小商家創造出新的線上紅利。“國內電商現在新店不刷單不燒錢,基本做不起來,競爭太激烈了”。

數據則更為直觀地說明,“出海”正成為中國電商的新方向——亞馬遜的官方多個方面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11月30日,有1001210名新賣家入駐亞馬遜全球12個站點,在這當中,有近三分之一來自中國內地或香港。中國賣家的份額約為25%。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之下,2018年,“無貨源”電商們也開始將目光轉向境外。目前,柳雯公司在祁東縣有三個運營中心,均在主管亞馬遜“無貨源”店群業務。

暗生產業鏈,加盟費高達30萬

12月25日,圣誕節的氣息如期從大洋彼岸飄至中國。柳雯和同事們卻無暇感受這個節日的愉悅氣氛,他們正專注地盯著眼前的銷售后臺。

與此同時,在距離湖南約900公里之外的河南,身為另一家信息科技公司的客戶經理,譚星(化名)也無心過節。他正端坐在電腦前,費盡口舌地向對話框那端宣傳“無貨源”跨境電子商務,試圖將這個潛在客戶變為加盟商,從而使公司賺取高額加盟費。

一條產業鏈正悄然形成——最先“上車”的一批“無貨源”跨境電子商務公司已不再滿足于店群本身的利潤,而是開始將重心調整為“發展下級加盟商”。

事實上,意圖加盟“無貨源”跨境電子商務的人群,很多都是第一次接觸跨境電子商務。多為此前在“無貨源”公司上班的員工、剛畢業的大中專生、家庭主婦甚至輟學的初高中生們。

情況往往是,他們看到身邊有人做跨境電子商務致富,便也想跟著入行。但根據亞馬遜的要求,商家要入駐首先得有自己的品牌,若要做得好,還得有FBA(海外倉),這對于初期做跨境電子商務的商家來說,門檻太高。

所以,不少“無貨源”跨境電子商務公司瞅準商機,開設了另一業務——售賣EPR采集系統使用權,或者開設開店培訓項目,以此吸引客戶加盟并繳納2000元至30萬元不等的加盟費。

柳雯所在的公司也不例外,其2018年11月在衡陽成立了總部,開始正式對外招商和培訓。

柳雯向鋅刻度介紹,他們共有四種加盟套餐,價格分別為2000元、16800元、39800元和150000元。套餐內容主要為贈送ERP店群管理系統、注冊亞馬遜賣家賬號、提供實操教學、提供中轉倉服務等。加盟商只需要提供身份證、房產證等證件即可。

其中,價值15萬元的加盟套餐,將提供1:1復制,加盟商可成為旗下的分公司,并擁有招商資格,可繼續發展下級加盟商。業內有人一度將這一過程形容為“裂變”。

與柳雯所在公司不同的是,譚星所在的信息科技公司并非一心撲在跨境電子商務平臺上的玩家,進行“無貨源”跨境電商培訓和招商僅是該公司的一個項目。“河南總部是做跨境的,北京的公司有其他業務。”譚星稱。

但在鋅刻度查詢多家“無貨源”跨境電商的信息后發現,這一類公司多興起于中西部縣城。

以譚星所在的公司為例,位于河南省東南部的項城,曾一度因“蓮花味精”聞名,近年卻先后出現了數百家“無貨源跨境電商公司”。甚至吸引了鄭州、昆明、長沙等地的加盟商到此取經。

生意從家里人做起,卻是一場騙局?

伴隨著密集而急促的鍵盤聲,盯著對話框的譚星面無表情,言辭卻不乏激動,頻頻拋出“無貨源”模式的誘人之處,并習慣以感嘆號作結,“這種模式比較靈活!風險也小!每出一單都是純利潤!”

這場對話持續已近三小時,看對方仍疑慮重重,譚星拋出殺手锏,“我們公司很多員工的親戚都在做。”

這是他們在招商時通用的話術套路。

這并不完全是個幌子。鋅刻度了解到,“無貨源”電商的加盟生意的確大多先從家里人做起。柳雯在入職后不久,便勸說姐姐和姐夫加盟了。

但對于柳雯的同事們而言,這種案例似乎已不值一提。他們最愛使用的范例是,公司一名員工在一年前辭職,交了150000的加盟費,成立分公司,“招商10個人就回了本,現在穩賺不賠”。

諸如此類的“造富之夢”在他們的朋友圈中被不斷復制粘貼,“自嗨”畫風一如飽受詬病的微商。總之,重點在于給潛在的跨境電商“小白”們畫一張足夠賺錢的大餅。

此外,他們還強調“上車”的時機,常在朋友圈里提醒急于發財的潛在客戶們,“別猶豫,黃金期說過就過”。

這時,急于發財的加盟商們往往忽略了一個現實:如果“無貨源”跨境電商的確暴利,為何招商的工作人員們沒有親自加盟?

一名“無貨源”跨境電商公司的前員工透露,“這就是賺一波智商稅。后臺數據基本都是造假或者刷單給學員看的。學習過的會員,半年過去沒有一個運營操作賺錢的,全部賠了一堆錢,對跨境(電商)喪失信心……”

虛擬繁榮的背后,“無貨源”公司的加盟模式早已因類似傳銷而飽受爭議,更有人直指“這是一場騙局”。

“我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劉安妮(化名)重談加盟“無貨源”跨境電商的經歷時,仍感氣憤,“交了一萬的加盟費,最終卻竹籃打水一場空。”

2018年,劉安妮聯系上一家“無貨源”跨境電商公司,該公司一度向她保證,“注冊開店這些由我們負責,后續運營也會一直教你。”然而,加盟費一交,對方就變了臉,“我們只是提供服務,主要還得靠你自己。”

之后的每一步似乎都是一個“坑”。

“光是注冊亞馬遜店鋪就遠沒有他們忽悠的那么簡單,我一個月申請了兩次,兩次都很快被封號,最后只能花3000元買了個店。好不容易有了店,十天半個月沒有一單。好不容易等來一單,物流折騰上10幾天,貨還在海上漂著,買家就不要了。而且如果一不小心賣了大品牌的貨,亞馬遜平臺也會迅速封店。”劉安妮感覺套路一環接著一環,花了一萬元,最后學到的,無非是如何使用ERP系統,“就發來一個教學視頻,我去網上一搜,這種視頻十元就能買到。”

“一旦封號,錢就打了水漂,得從頭再來。再找那家公司,別人早把我拉黑了。”劉安妮稱。

鋅刻度了解到,這并非個案。在社交平臺上,不少人曾談起自己的受騙經歷,“交了錢之后發現,貼心的工作人員回復越來越慢,給你一套軟件,再給你一套資料,從此就失聯了”、“前期的確會教你一些隨手一搜就能查到的知識,等到你一開店,就發現那些東西根本不管用,所謂的高銷售量高利潤,都成了泡沫”……

在鋅刻度的追問下,柳雯也坦言,“我們公司確實靠店群賺了錢,但也確實不容易。我剛到公司時,做一條商品數據就要花很長時間,手快的人一天能做20條都算不錯了。我之前辛辛苦苦做了50條數據,才賣出3單。”

此外,由于缺乏監管,眾多“無貨源”跨境電商公司中,不乏專門靠招募加盟商、收取加盟費賺錢的空殼公司。甚至有公司干脆賺一波加盟費就換一個地方,連公司名字都已經更換了好幾次。

涉嫌侵權成最大問題

容易被忽視的一點是,負責招商的譚星們每每聊及“無貨源”跨境電商的優點,總是滔滔不絕。但這背后的風險,他們卻常一筆帶過。

然而,“無貨源”跨境電商公司紛紛做起招商或培訓生意,正是因為僅靠“無貨源”店群掙錢,已越來越難。

近年來,將銷售對象定位于中端收入人群的亞馬遜更加注重“精尖”和“品牌”店鋪,而靠“無貨源”模式進行大量鋪貨,更像是一場憑運氣的“賭博”。

那么涉嫌侵權自然也就成為了最大的攔路虎——因為大量鋪貨,且未經允許就通過軟件一鍵采集別人的產品信息,“無貨源”電商不可能將每一款商品信息都進行修改調整,有的甚至是完全照搬,被平臺判定侵權并封店,是常有的事。

中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王國華告訴鋅刻度,“這些‘無貨源’賣家主要涉及圖片侵權及文字版權侵權事宜,未經權利人許可而使用的,構成侵權,并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等法律責任。”

這一問題也正引起國內電子商務平臺賣家們和眾多國際知名廠商的覺醒,他們拿起知識產權的武器,開始向這些“無貨源”賣家發起沖擊。

伴隨著中國賣家侵權投訴的增多,亞馬遜平臺自然坐不住了——盡管中國商品在亞馬遜平臺的份額逐漸增加,亞馬遜卻開始有意識地控制中國商戶的數量。

同時,亞馬遜研發出專門應對不良賣家的機器人掃描程序,不斷對平臺上的商品圖片、logo甚至標題、內容描述進行掃描,一旦認定你與原告方商品有60%以上相似度,就很可能會被判定為侵權,進而施以關店處罰。

這使得“無貨源”跨境電子商務公司不停提醒員工和加盟商,避開知名品牌,不使用帶商標的圖片。

不久前,柳雯所在公司因涉嫌侵權而被關停了數家店鋪。他們明顯提高了警惕,多次在朋友圈發布侵權提醒。其中,最近一條為,“賣玩具類的賣家注意了,熱賣玩具‘雪花片’再次維權,除了要避開使用Brain Flakes,還要注意避開商標侵權,另外應注意(不要)直接盜用品牌圖片”。

盡管風險暗藏,但當下更多人卻相信“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

圣誕節后的第二天,譚星最終談下了新的加盟商。他在朋友圈發布信息,“跨境電子商務時代已經到來,給自己一個了解的機會,說不定你就是下一個馬云。”

憑借一個軟件,的確能輕易復制出千萬條商品信息。但再造跨境電子商務神話,遠非如此簡單。只怕“造富夢”的背后,或許最終不是真實暴利,而是一場幻影。


本文關鍵詞: 

文章出自:互聯網,文中內容和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如有侵權,請您告知,我們將及時處理。

華夏孕嬰網 - 華夏孕嬰童平臺 - 專業的孕嬰健康資訊網站 - 惟翔資訊
吉ICP備11002400號-8 服務QQ:175529508 e-mail:[email protected]
本站部分資源來自網友上傳,如果無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聯系本站,本站將在3個工作日內刪除。
Copyright @ 2012-2015 華夏孕嬰童 保留所有權利
浙江11选5历史开奖